铁路散货快运无望突破物流高资本僵局

来源:上海物流货运服务公司发布时间:2019-12-26 09:00:00

根据财政部经济建设司的调查结果,我国物流成本偏高,增加了物价上涨的压力,也造成了资金和能源的浪费。因此,有必要接受有益的措施,抑制物流人民币的过快升值。面对这样的问题,老人们总是想到铁路、公路和航空。特别是近年来,各地铁路相继推出了散货快运业务。就连过去只运输大量货物的“老铁夜”也开始全力启动散装快递,这让我们感受到物流市场的变化方向。

根据财政部经济建设司的调查结果,我国物流成本偏高,增加了物价上涨的压力,也造成了资金和能源的浪费。因此,有必要接受有益的措施,抑制物流人民币的过快升值。面对这样的问题,老人们总是想到铁路、公路和航空。特别是近年来,各地铁路相继推出了散货快运业务。就连过去只运输大量货物的“老铁夜”也开始全力启动散装快递,这让我们感受到物流市场的变化方向。

然而,铁路所涉及的大宗货物快递,势必会突破人民币物流的高位僵局?与公路和航空相比,在铁路的基础和数量上,不必撬开中国物流市场的铁板。究其原因,笔者看到了目前铁路的独到优势。

铁路运输组织化、标准化程度高。据财政部门数据显示,由于道路运输组织水平较低,大多是小规模、小规模、个性化经营,经常出现“看车分货,看车跑”的情况,车跑哪就看货,何时交货取决于汽车,而短缺又考虑到废物的形成,导致运输能力分配不均。相关数据显示,我国高速公路死驶率高达40%,已成为提高人民币物流成本的首要因素。而铁路则可以依靠信息化调度系统和高密度的**联运集运来完成运力的优化,具有低损耗率。同时,由于半军事化的管理体制,铁路运营的标准化水平远远高于公路,是提高运输效率、降低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因素。

铁路基本措施优良,综合运量大。目前,与铁路相比,公路和航空运输都遭受了重伤。道路运输措施中普遍存在的“小、散、乱”的问题,直接影响到物流的吞吐量和效益。同时,航空运输量小,有限因素多,难以成为有用的、低成本的社会物流人民币的主力军。

近年来,由于铁路原有货运线路几乎覆盖**,以及高密度、开放型的高铁线路,铁路物流集运的质量和效益有了很大提高。铁路推进货运转型以来,货场效益整体优化,***建设大型现代货场,创新完善“前货场后货场”和“一口价”运营模式,而推出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等细心业务,因此,进军铁路散货快运不丢面子是个好主意。

但铁路散装快运是如何赢得市场的呢?关键还在于如何降低人民币的物流成本。虽然铁路具有显著的基础优势,但对物流人民币直观的影响是直接人民币。终反映的是运价。在运输间隔较长的环境下,公路杂费高、航空运价规模大,对物流的直接成本影响显著,运价也较高。铁路在中长途运输中既能节能环保,又能“提速”。特别是“一口价”模式实施后,铁路运价在地下透明,明显低于公路和航空运价。可见,在铁路的帮助下,物流市场将很快被打破。

然而,铁路本身的物流成本较低并不意味着可以降低人民币的社会物流成本。突破僵局的目标是冲入中国物流产业整体优化升级的轨道。在不同的运输需求下,如何优化公路铁路运输、航空铁路运输乃至海铁运输,完成优势互补,是降低人民币社会物流成本的关键。铁路散货快运正是为了补充被征用道路和航空公司的运输短板,完成优势互补的铆接点,进而让社会物流发挥有效的链条和齿轮效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