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配货】谁来填补物流配送业的真空

来源:上海物流货运服务公司发布时间:2019-12-15 09:00:00

随后,一股逃钱潮像一种疾病一样在业内蔓延。

随后,一股逃钱潮像一种疾病一样在业内蔓延。

4月6日,发货人来到统一街亚太规模物流有限公司要求付款。经过一番敷衍的治疗,经理神秘地消失了。不管老板用什么方法,他们都找不到经理。

4月7日,毗邻中泰、亚太的宏盛物流配送中心也唱起了“空城计划”,紧锁大门。货主来到鸿盛配送中心门口,砸开门,将房间内的所有设备全部冲走,并引发骚乱。接到消息后,警方赶来实时取缔。

4月8日,数百名亚太地区的托运人愤怒地聚集在路的尽头,封锁珠江路附近的南广场,封锁通往广场的所有路线。行人和车辆无法通过。交警不得不封锁通往南广场的那部分道路。交通堵塞和混乱持续了近一个小时。

后来,长春紧随其后的是荣发、华谊、明达、隆达等配送站,这些配送站关闭,失去了主人。到4月中旬,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发生了7起类似的骚乱。

长春配送站多次关闭,给货主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据问访组初步统计,这一系列案件涉及700多家托运人的货款2000多万元。

货主朱明说,他已经寄出了价值4万多元的货物,这些货物都是借来的。现在借款人整天催款,连回家都不敢。

一位企业主说,珠江路上的托运人大多是下岗职工。对一些家庭来说,这些人民币是数百人的生活人民币。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在配送行业,有一种广为接受的无条约约束的收款方式:配送站为供应商收款而不是收款。当供应商的货物交付给接收者时,接收者支付给供应商的人民币应收回并转移给供应商。该基金的流动过程约为5至15天。一些配送站业主把这笔钱当成自己的产业安排,挪用到其他用途。一旦有危险,他们就会带着顾客的人民币钱逃走。

由于准入门槛较低,配送站规模相对较小,实力不足。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配送站在中年夜班运量的运行中,采取了相互乘车、相互收取的模式。原来,我们只能把货物送到东线,但也可以从西线提货,然后把业务转到其他配送站赚取手续费。因此,在众多的配送站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业务和资金负债链。一旦链中的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发生连锁反应。采访中发现,混乱中多个货运站之间存在着如此复杂的业务和资金往来,这也是造成这一系列混乱的主要原因。

一是要尽快建立健全有针对性的司法法规,采取多种手段加强行业治理。比如物流配送中心要实行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和风险保障制度。在注册门槛上,要严格限制公司的园区、人员、运输条约等,对公司的风险边际管理,在设立配送中心时,要全额缴纳风险边际,或者要求有一定财务实力的公司为其提供担保。

二是高、中、低端物流市场的有效整合。目前,我国许多城市大型物流市场的运作相对规范,但低端物流市场的门槛过低,使得行业容易出现无序竞争。因此,我们应该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引导一些有名的大型物流公司拓展低端业务,设立小型配送网点,抢占整个行业的规范增长,提升低端物流市场的整体水平。

三是加快物流园区建设,统一规划管理。有关部门要加强物流园区建设,逐步将物流企业纳入统一的物流园区进行统一管理。而对于配送中心及其员工执行的注册制度,只需建立一个具体的档案,就可以对其进行有用的治理和监控。

四是强化行业协会作用。建立健全物流行业协会,制定行业公约,加强行业自律,营造全行业诚信氛围,进而促进行业规范成长。(记者朱晓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