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收取不同的往返票价?飞机行李托运费8000元

来源:上海物流货运服务公司发布时间:2019-10-17 12:00:00

一审航空公司分摊4000元往返运费判决书

一审航空公司分摊4000元往返运费判决书

去年9月,李先生和3名“骑手”在日本北海道环岛相识,并请朋友购买了4张上海到日本札幌的往返机票。出发当天,李先生和4个人到机场,将随行的4辆自行车叠好打包,然后办理行李托运手续。当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没有向李先生收取超重行李费4元。十天后,李先生骑完自行车,从日本札幌返回上海。不过,在办理自行车托运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自行车超过了免费托运行李的数量,要求他们支付相关超重行李费,共计8000多元人民币。李先生没能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协商,用信用卡支付了4辆车的返程费用。

回家后,李先生认为,同一家航空公司和自行车托运不收费,而是在返程时付钱,是不合理的。于是,他将航空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航空公司退还已支付的8000余元,并支付其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航空公司已尽到合理提示免费托运行李数额的义务,李先生应当遵守有关规定。但由于航空公司的疏忽,国内外出现了经营标准不一致的情况,损害了李先生的信托利益,李先生支付的行李费用应当分摊。因此,该航空公司被判退还李先生4000余元。

该航空公司拒绝并向上海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航空公司建议李先生应该知道他托运超长行李的费用。李先生支付的超重行李费是合同对价的一部分,航空公司不需要分担相关费用。对于此次旅行不收费的情况,航空公司表示是工作人员失误造成的。李先生说,他不知道行李尺寸的免费限额,航空公司往返收费的两种不同费率对他的利益有害。

二审:航空公司无需分担超重费依法有效改判

经调查,该航空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的《**旅客须知》规定,三面行李的重量总和在203厘米以上,重量在23公斤以内。托运行李收费标准为每件2000元人民币。当时,李先生四个人随身携带的自行车包三面之和明显超过203厘米。

航空公司是否根据合同和法律向李先生收取回程行李费?经审理,上海市***中级法院认为:一是免托运额和超重行李费条款的有效性。鉴于航空运输合同的特殊性,航空公司开通官网、电话等查询渠道,对旅客购票形式作出明确指示,符合行业惯例。旅客也可以通过上述渠道获取相关信息。航空公司已尽到合理提示的义务。同时,行李托运费也是旅客关心的一个基本问题。作为一名多次将自行车托运到国外的骑车人,李先生声称,无论他乘坐的是哪家航空公司,他都没有看到上述条款是不合理的。因此,上述条款虽为格式条款,但依法有效。二是航空公司行为不一致的定性分析。航空公司因工作人员失误而未收取出港行李费,是对自身权利的一种惩罚,客观上不损害旅客的权益;旅客在包装、托运明显超大的行李时,应当预计其行李费,旅客不应以航空公司不收取出港行李费为依据来推测他们的返程。对费用的辩护不足以证明其拒绝履行合同义务的正当性。

那么,航空公司是否损害了李先生的信托利益,需要分担李先生的超重行李费用呢?上海市***中级法院认为,信托利益是一方当事人因另一方当事人的不诚实行为而遭受的损失;合同成立或者能够履行时,双方的权益可以通过合同的实际履行来实现,信托利益理论不成立;信托要求观察方主观上具有善意,没有过错;损失是由于信托造成的。这取决于实际发生了什么。在本案中,航空公司的行为没有违反合同义务,也没有加重李先生的责任。这不是不诚实。双方订立的运输合同已经生效,合同可以保障双方的权益。在这种情况下,适用可信赖的利益没有先决条件。回程行李费是合同对价的一部分,航空公司不承担相应的费用。好处,费用不构成李先生的损失。因此,航空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的信赖利益,也不需要分担李先生的行李费用。



相关推荐